字體:
關燈

第二千零六十九章 戰部叛徒真正的身份

首頁 存書簽 書架管理 返回目錄
他只能硬著頭皮解釋道:“因為我偷學了戰部的禁術......這才被定為叛徒的!”

葉凌天繼續道:“我想你成為戰部叛徒,絕不是偷學了禁術那么簡單吧?還有你將戰部正統外泄,以及聯合外人竊取戰部機密......”

戰部叛徒的臉色越發陰沉。

陳近南更是道:“你就直說吧,你的事情大部分我們都了解的,你撒謊沒用的。”

“好吧,那我先說下我的來歷吧,其實很多人不理解我為何要竊取戰部機密,還將戰部正統外泄,更是偷學了戰部幾乎所有禁術。因為我不是龍國人,我是東瀛人,我母親是龍國人,但我父親是東瀛皇室,一開始我就是安插在龍國的一顆棋子......”

這話一出,葉凌天和陳近南就立馬明白了。

就好比龍國的幾大古老組織,也會安插棋子一樣。

原來這小子也是。

還是個串!

離譜!

這樣一說,一切都解釋清楚了。

他算是臥底了,自然要做這些。

后續拿龍騎千絕來對付龍國,也是他的立場問題。

“所以你最后成為戰部叛徒,是你身份暴露了?”

葉凌天問道。

“沒錯,是師父知道我的身份后,直接將我定成戰部叛徒的!也是重要原因之一,當然也還有其他的原因。”

這其他原因估計就是葉凌天和陳近南最想知道的。

聽到這,葉凌天喊道:“等等,我有個疑問,既然知道你東瀛人的身份,你還做了那么多事,更是成為最大的叛徒,那為何你還能活著?龍國戰部后續也不追殺你?軍首和兩大軍神沒有理由放過你吧?”

這也是陳近南的疑惑。

既然是戰部叛徒,為何還能瀟灑這么久?

戰部就一點都不追究呢?

奇怪。

葉凌天不著急,先詢問這個原因。

上一頁 目錄 下一章